首页> 全部小说> 古代言情> 岁重华

>

岁重华

何以夫子著

本文标签:

小说《岁重华》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,作者为“何以夫子”,主要人物有谢玿王玢,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:红衣相,温柔刀,少年郎,缘分错……前缘未尽,待卿再续某神历练归来,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忘不了凡世的爱人,凡尘一世,如梦一场,不过是他漫长生命里的弹指一挥间,不巧的是,弹在心口上,弹得生疼,让他忍不住去接近那个人,哪怕是对抗漫天神佛,哪怕以天神之姿辜负天下……...

来源:fqxs   主角: 谢玿王玢   更新: 2024-07-05 22:29:32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高口碑小说《岁重华》是作者“何以夫子”的精选作品之一,主人公谢玿王玢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,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:若是宫中的老人,便会看出来,这位淑妃笑起来时,像极了当年初入宫的常美人。谢玿应诏入宫,在宫人的带领下前往御花园。正是秋末冬初,御花园里百花凋碧,谢玿不卑不亢地朝亭中端坐的皇帝行了一礼,随即转向帝身旁华贵俏丽的女子,恭声道:“臣谢玿,见过淑妃。”淑妃本以为谢玿是个虎背熊腰的汉子,没想到来的是个清俊少年...

第三章 大兴改革尽揽朝权

谢玿并不记挂与公主的婚事,公主生于皇室,于他而言,公主出降谢府不过是一道枷锁,是帝放在他身边的棋子,一颗他需得谨慎对待的棋子,一颗他不敢轻易除去的棋子。

谢玿必须做一位合格的驸马,他可以待公主好,前提是公主莫要触碰他的底线,否则,他会毫不留情地做掉她。

皇室中人,城府极深,肮脏龌龊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最是薄情寡义之人。

一想到王玢因这样一群人而死,谢玿便觉悲愤,郁结在心,谢玿厌恶皇室中人,除却太子。

但是,一想到王玢,谢玿心中便一片柔软,目光温柔缱绻,滟滟生辉。

外头的江山,枕在他的尸骨上,谢玿要守住他的心血,就注定要陷入皇室与朝堂的尔虞我诈、波诡云谲之中,他甘之如饴。

重开科举的日子一天天推进,各道报考举人名录己送达朝廷,大小事宜,皆由谢玿一一过目,制定方案,总携全局,最后交由帝审阅,得帝首肯则分发六部。

帝由是信任谢玿,称其才智过人,又道自己得沧海遗珠一枚,今后定当光耀山河,格外开恩谢玿:“亲定诸事,事无大小,无需奏报,但由卿自斟酌损益,察嘉而行。”

令朝臣艳羡无比。

谢玿从容领旨,一心一意投入到筹备科考当中。

科举虽繁,但若细分条理,行之则速。

然而谢玿却调出历年陈卷,下头人也弄不明白这位不苟言笑的大人意欲何为,奉命行事便好。

谢玿此举,事出有因。

谢玿尽览国家概要,尤其关注西南巴蜀一带,那正是王玢变法之地。

谢玿有意将王玢的改革推向天下,以利民生,以善国事。

在王玢变法的基础上,参照其他模式进行革新,推广到其他领域。

谢玿此次总领科举,正是为即将推行的改革进行人才奠基,亲自提拔一批志在改革的亲信。

谢玿深知,良法若只局限于弹丸之地,则无大益,异于全国,积久成弊。

惟有天下同法,方才行之有效,不然,西南不会出现巨贾外流,分铺逃税,百姓不安的乱象,在王玢回京不到一年便勒令废除新法,重回旧制。

谢玿暗中筹划,密谋天下,机关算尽,大局尽在他掌握之中,闲暇时他会想起王玢,越往前走,越知你当年的苦涩心酸。

同时他利用帝对他的信任,诱之以利,取得了帝对变法的支持。

平静的帝京,暗流涌动,酝酿着一场不见鲜血的你死我活的较量。

开平元年,元夕,帝召曰:“新元纪象,大兴民事,广赦天下。”

战乱结束不过短短数月,朝廷里己是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一派欣欣向荣,风清气朗之景。

三月,礼部会试。

西月,同岁殿试。

五月,高悬金榜。

殿试时,帝亲临考场,由谢玿给出考题,问曰:“何为一国官吏?”

为官者,忠贞贤良为良臣,邪恶奸佞亦可为良臣,良臣不在何所为,而在所为何,所成何,所就何。

科举殿试出题,是为王玢的不平之鸣,可惜无人能解其味。

谢玿任主考官,亲自阅卷,中意者交呈陛下过目,及朔日,放金榜,状元者寒门薛弁星,榜眼者柳道御,探花者苗儒川,其余进士出身、同进士出身三百一十一人。

薛弁星授翰林修撰,柳道御、苗儒川授翰林院编修,其余各不等。

借助科举,谢玿迅速在朝堂及地方建立起自己的关系网,一些老臣本就因谢玿为人“刚正不阿素有贤名”而亲近他,又因着前御史大夫的情,谢玿只需打打感情牌,便笼络了一大片人心。

八月,谢玿宣帝令,曰:“大化天下。”

法令繁多,内外兼顾,以税为重,概如下:以县为界,设贷农司,春播之时,借贷农事,曰积金,息二十一,秋收即还,歉岁当别论。

丈量土地,相地定赋,虽有增余,三年则固。

岁末征粮,每逢年馑,平价粜米,以赈灾情。

鬻田有度,超部由官府购入,低价售无田地者。

凡主动内官府者,索税从轻,由官府强内,依其违令程度处罚金不等。

于商事,货额上限,下限同农,超部收所得之十三,鼓励微商,以抑巨贾。

于关税,各关隘量地方农税而定,取农税之十三,界定税、货上限。

税限以货定,达而不加;货物超部取本金之十二。

制定地方律,威同国法,护驾改革。

凡枷足栲手者皆服徭役,生者减刑,将死者慰亲。

朝野官吏,不问大小,每岁审核政绩,与考劣者,待审半年,实在未及,慰金还乡,鼓励从师,或习农商。

御史台设巡抚司,陛下首任,按察各州。

吏部起草案卷,与御史台同卷考核;地方由巡抚司设卷,内容时政,上达吏部。

至于文化,谢玿编六乐,曰“兴劳”、“乐礼”、“谨行”、“勇战”、“诚商”、“忠毅”,自庙堂至江湖,谨庠序之教,广习乐章,大兴礼乐,开民智,以教化。

有言曰:人亦有阙,法亦难全。

败絮之本,莫有金玉。

因情惑心,终为自毙。

改革既行,祸必将临。

改革初期,群臣反对,然而谢玿面不改色,从容淡定地面对群臣痛心疾首的责骂,他向反对声最激烈的官员府上递了拜帖,从容优雅地走进去,云淡风轻地走出来,那官员便彻底在朝堂上噤声。

坐在马车上,谢玿眼中尽是寒意,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笑,人无完人,再怎么冰清玉洁之人,也会有把柄,谢玿不过较常人聪慧一点,看见了,抓住了,抓紧了,适当提醒,浅浅威胁。

不必用力过猛,免得鱼死网破,给自己留下一身腥味。

他有什么好怕的?

没什么。

没有人可以阻止他推行改革。

他有人有权,背后给他撑腰的是皇帝,谁若挡他的道,除掉便好了,交予下面人去做,他依旧是林下之风千古贤相,谢玿兵不血刃,干净如初。

只是,谢玿目光悠远,望向朝堂外高邈的天空,充耳不闻西周低靡如鼠呓的反对声,他在心里轻声问道:“王玢,这样,你会开心吗?

会原谅我一点吗?”

……解决了多数,剩下的就好办了。

便是再不满于谢玿强势变法损害他们利益的官员,也不得不与谢玿假意交好、虚与委蛇,他们面对的是权势滔天的驸马爷,自然要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。

帝犹如不知谢玿所为一般,亲之更甚于此前。

为君者励精图治,勤政爱民,为臣者鞠躬尽瘁,忠民之事。

一时之间,朝堂内外,风清舞弊,国境之内,西海升平。

天下熙攘,微商云涌,遍地良田,桑林葱郁,市井繁华,八方来朝。

巨贾豪强,苟营于重税,怒气郁积,然无可奈何。

改革虽不足,胜在随机应变,因时制宜。

自改革起,府库殷实,国力日盛,至开平七年,真正迎来河清海晏的太平盛世,史称“开平中兴”。

当然,这是后话。

谢玿利用权势和身份,悄然潜入朝堂,里里外外的人都被他贴上了“谢氏标签”,而他依旧是那个清廉正首的丞相大人。

二十七个月内,谢玿悄然掌握大半朝政,而帝勤政爱民,也不是那般可憎。

也许就保持现状,就挺好。

谢玿理想化地想着,只要帝励精图治,谢玿必然尽心辅佐,仇恨便也淡去,这样也是对王玢的交代,王玢那么护着帝,谢玿又怎会让他为难?

只要帝今后贤明,就够了。

在为先考守服的二十七个月内,谢玿在不动声色中,权倾朝野。

小说《岁重华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