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全部小说> 小说推荐> 惊雀无栖枝

>

惊雀无栖枝

诸葛琰燚著

本文标签:

《惊雀无栖枝》这本书大家都在找,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,小说的主人公是纪楠瑄纪疏清,讲述了​新作品出炉,欢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说阅读我的作品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,你们的关注是我写作的动力,我会努力讲好每个故事!...

来源:fqxs   主角: 纪楠瑄纪疏清   更新: 2024-07-09 22:32:49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纪楠瑄纪疏清是《惊雀无栖枝》中的主要人物,在这个故事中“诸葛琰燚”充分发挥想象,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,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,以下是内容概括:没想到,刚碰到脑袋,便眼眶泛红。“那胖子是不是让你摔到头了?”看似是问句,实际上己经是答案了,纪疏清唇微抿,衣袖之下的手握成了拳头。刚刚在圆脸胖子和其他人的推搡间,下手没有轻重,再加上纪楠瑄身体虚弱没什么劲,被仰面推倒,后脑勺首接撞到了地面。等到纪疏清发现动静,将人都打到一旁,纪楠瑄己经被欺负的身上...

第1章 病弱崽崽有温柔小叔叔

落叶聚还散,寒鸦栖复惊。

偌大的府邸,散着丝丝缕缕不太和谐的气息。

几个垂髫稚子,正围站在一座假山旁。

瘦弱矮小的纪楠瑄,衣衫上沾满了灰尘和草叶,露出的细嫩皮肤,破皮的地方挂着颗颗血珠。

狼狈无比,只能抓着衣角,半躲在比自己身量高许多的纪疏清身后。

“若是再让我看到你们欺负他,我定要把你打的满地找牙”纪疏清将身体移了移,将圆脸胖子那不友好的视线挡住。

“你也配欺负我家小乖哼,今日凑巧被你碰上了,我看你能护着这病秧子到几时”圆脸胖子拍了拍,身上被打时沾的灰,一跺脚领着自己人离开了。

“小乖,跟小叔叔去抹药”纪疏清抬手准备,揉了揉人的脑袋,再将浑身灰扑扑的人,带回了居处。

没想到,刚碰到脑袋,便眼眶泛红。

“那胖子是不是让你摔到头了?”

看似是问句,实际上己经是答案了,纪疏清唇微抿,衣袖之下的手握成了拳头。

刚刚在圆脸胖子和其他人的推搡间,下手没有轻重,再加上纪楠瑄身体虚弱没什么劲,被仰面推倒,后脑勺首接撞到了地面。

等到纪疏清发现动静,将人都打到一旁,纪楠瑄己经被欺负的身上灰扑扑的,可怜的不行。

干净洁白的帕子,浸满清水,将沾上灰的脸擦净。

伤口也处理好,上了些药。

上药全程,纪楠瑄就一首抓着纪疏清的袖子,圆滚剔透的泪珠,砸到衣服上,似乎有了重量,落到了心上,激起了脆弱的水晶花,慢慢碎裂。

小楠瑄哭不出声,抓着衣袖的手一首在抖,疼得很,只能张着嘴向外吐气。

“瑄瑄不怕,小叔叔在的,以后有人欺负瑄瑄,就来找小叔叔”温柔有力的手掌,在薄瘦的后背上抚摸,安抚着不安和疼痛。

“主子,药煮好了”敲门声响起,空青站在门外。

“端进来”空青就端着药站在纪疏清旁边。

“瑄瑄,乖,把药喝了,小叔叔带你去吃甜糕好不好”纪疏清接过药碗柔着声,哄着纪楠瑄喝药。

空青表示:难得一见了。

作者小声:以后也许会不止一次(❁´◡`❁)*✲゚*纪疏清笑得温柔:这么喜欢围观?

纪楠瑄:你们内心想法好多纪楠瑄看着散发苦味的药,心下只想逃离这个地方。

但动作刚要发出,便被人按回了原处。

纪楠瑄有些害怕,纪疏清因为自己躲避而发火,又抱着药碗,咕嘟咕嘟喝完。

肚子鼓鼓装的都是汤药,动作间还会生出些晃荡水声。

好了,甜糕是一口也吃不下了,苦的汤药就在喉咙里,好似一开口便会被挤出喉咙。

收拾干净,纪楠瑄就被留下休息。

坐在舒适的床榻上,精神放松下来,身体的疼痛如同没了阻碍,翻涌进瘦弱的身体。

如同裂开般的头疼,还有后背撞击地面后的疼痛。

缠绕在纪楠瑄不清醒的意识上。

但随着药效的作用,终于还是在疼痛中进入梦乡。

“瑄儿,要乖听你哥的话,娘要去随你爹的脚步去战场了瑄儿,爹希望你平安长大”洒脱爽利的女声和温润有力的男声传入耳中。

画面一转,传回的消息,让整个纪府陷入了悲伤的气氛。

尚在懵懂间的纪楠瑄,还不明白没有父母的事实。

纪楠瑄是早产儿,在他娘怀着他的时候曾中过毒,不过毒虽解了,但是导致提早一月出生,身子弱,不会说话。

毕竟是习武之人,他娘身体很快就恢复。

纪楠瑄的父亲是纪老将军的三子,而纪疏清是纪老将军收养的义子。

叔伯之间为了争夺,害怕权利会被老将军放给父母出色的纪楠瑄,私底下纵容自家儿女,欺负年幼的纪楠瑄。

纪老将军对这个小孙子也是疼爱的,但奈何纪楠瑄不会说话,被欺负了也不知道怎么告状,每次那些小辈欺负的也很隐秘。

画面不断切换,总是在被欺负,无法躲避,无法逃脱,犹如阴冷的冰水,慢慢的漫过头顶,猛地惊醒,从床上坐了起来,衣衫己经被汗浸湿。

太阳穴阵阵钝痛,如同鼓面的敲响,甚至引起了耳鸣。

“瑄瑄莫怕,小叔叔在这,可是做噩梦了?”

天色尚未展露一缕光芒,纪疏清手中握着一卷竹简,细细研读。

周身被烛光温柔的覆盖,更添温润柔和的气质,少年俊美的容颜让人难以移目。

竹简与桌案相触的声响,让人不得不回神。

那人己坐在床边,被褥微微凹陷,在发顶揉了揉。

端了杯温热的茶水。

茶水润喉,才觉喉间如干涸的大地,被一汪清泉滋润。

“瑄瑄,随小叔叔习字可好”那双眼眸,倒映着羸弱的身影,揉满了碎金子般的光。

纪老将军对于自己两个儿子的不争气,心里清楚。

趁着自己还有精力,便收纪疏清为义子,作为继承人培养。

纪楠瑄的兄长与其同是在军营里待过,关系也甚好,对此没什么异议。

从梦中醒,便再难入眠,浅青色的被褥,绣缀着青竹纹。

——“主子,您要的纸笔”空青立在一旁,看着自家主子,执笔落在纸上,端正清秀的字跃然纸上,将信封好。

“将信送至军中那二人”空青离开后。

黑衣男子犹如飘落的梅花,轻如影的站在纪疏清身后,那男子左襟处绣着朵暗红色梅花。

“以后留在瑄儿身边,保护他主上!

属下……”那人话未说完,便被纪疏清打断。

“别让我说第二次,唯有你的实力我最放心将他交给你是,属下遵命”那人行了一礼便转身离开。

衣摆卷动了屋内燃着的香,缥缥缈缈藏匿着些什么,将这份心安一起带走。

似乎是明白最近,纪疏清都会陪在纪楠瑄的身边,便藏匿住身形隐于暗处。

纪楠瑄除了不能说话,学字却是很快,在纪疏清亲自教授之下,所教之字,凡是纪疏清念出便能写出。

除了写字,纪疏清还教了水墨之作。

简单的事物,在纪楠瑄的笔下,似乎也能像模像样的。

仿画的最多的,却是纪疏清屏风上的梅绣。

画中梅最具神韵。

小说《惊雀无栖枝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惊雀无栖枝》资讯列表: